首頁> 資訊動態> 熱點聚集> 路在何方?文化館“十四五”轉型發展之思

        路在何方?文化館“十四五”轉型發展之思

        來源 :中國文化報 關鍵字 :文化館,十四五,轉型發展 時間 :2021.01.15

         

        看文物去博物館,查資料到圖書館,賞藝術品進美術館……為了怎樣的文化服務,人們才會首選文化館?這樣的“靈魂之問”,其實一直是文化館從業者自我發現、自我革新、自我創造的動力源泉。最近,零星疫情的再次出現,使得中高風險地區的線下活動、服務再次受限,公眾對線上文化服務的需求再次增加,文化館也再次面臨“倒逼”態勢。在“十四五”開局之年,以文化強國建設的宏偉目標為指引,如何精準定位、謀求高質量發展?這要求文化館行業有進一步思考。

        文化館是干什么的?

        過去

        文化館要回答“有沒有”的問題,滿足基本文化需求,保障基本文化權益。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文化館提供的是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滿足的是群眾基本文化需求,保障的是人民群眾讀書、看報、看展覽、參與群眾文化活動等基本文化權益。

        這一職能定位與當時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密切相關,與群眾精神文化需求密切相關,也與文化消費環境密切相關。“十二五”時期,黨和政府進一步強調公共文化服務的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堅持政府主導,形成了“保基本、強基層”的服務格局。

        現在

        文化館要回答“好不好”的問題,提供豐富、多元化服務,著力解決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如今,文化館產品和服務更多元,正由“有沒有”向“好不好”轉變,從“基本”向“豐富”轉變,著力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十三五”時期,文化館的職能定位迎來轉型關鍵期,打破基本文化服務邊界,著力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需求。

        “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基本建成”被納入“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總體方針思路是“推動基本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均等化發展,引導文化資源向城鄉基層傾斜,創新公共文化服務方式,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權益”。政府部門從辦文化向管文化轉變,多頭管理和資源“碎片化”向資源整合、擴大服務人群覆蓋面和適用性轉變,政府主導,社會廣泛參與,鼓勵群眾主動參與文化服務全過程的新格局逐步形成。

        近年來,文化館發力改革創新,提升服務效能,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積累經驗,向多元產品、優質服務的目標進發。

        2015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意見》,明確提出公共文化服務要從滿足基本文化需求向多樣化需求轉變、基本服務提供向優質服務提供轉變、標準化供給向個性化發展轉變。這為文化館打開發展格局提供了行動指南。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召開,旗幟鮮明地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為各行業在新時代的發展指明了建設方向。文化館事業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只有真正實現由“有沒有”向“好不好”的轉變,從“基本”到“豐富”的跨越式發展,才能回應美好生活需要,解決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

        未來

        文化館將致力于提高社會文明程度,向公共文化管理與服務綜合體轉型。面向“十四五”,文化館迫切需要由公共文化設施向公共文化管理與服務綜合體轉型。

        “十四五”已開局,站在提高社會文明程度的角度,站在助力國家現代治理體系建設的高度,回應群眾文化多元化需求的急劇增長,以及全民精神力量的亟待增強。文化館事業發展堅持政府主導、社會參與,不僅要提供豐富多樣的文化產品和服務,還要補短板、強弱項、提質量,促進供需精準對位,創新服務方式,革新工作機制,尤其是提高數字服務能力,向全社會開放,讓全民共享成果。

        定位是發展的基礎。文化館事業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重要內容,作為我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重要組成部分,是人民群眾精神食糧的重要來源,只有找準定位才能實現與時俱進。

        從法律規定層面,可以準確定義文化館職能。我國公共文化服務領域“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第二十七條指出:“各級人民政府應充分利用公共文化設施,促進優秀公共文化產品的提供和傳播,支持開展全民閱讀、全民普法、全民健身、全民科普和藝術普及、優秀傳統文化傳承活動。”“全民藝術普及和優秀傳統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是文化館的社會職能第一次通過法律被明確下來。

        從財政支持層面,可以了解文化館主要功能。財政部、文化和旅游部剛剛印發的《中央對地方公共圖書館 美術館 文化館(站)免費開放補助資金管理辦法》的通知,對文化館的補助范圍和支出內容明確界定為:舉辦普及性文化藝術類培訓項目,舉辦公益性講座、展覽,開展宣傳活動,組織公益性群眾文化活動,基層文化骨干業務輔導,民間文化傳承活動,流動文化服務,業務活動用房小型修繕及零星業務設備更新等。

        從評估定級層面,可以把握文化館建設、管理、服務的重要指標。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9月啟動了第五次全國文化館評估定級,評估定級指標體系從業務建設、服務效能和保障條件三個維度考量文化館行業建設基本要求、重點任務及考核標準。館舍面積、人均財政投入、業務門類配備、數字化服務能力、專業技術人員比例、從業人員培訓、服務滿意度評級、執行黨的方針政策和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情況等核心指標被納入等級必備條件。

        從行業體系層面,可以認識文化館的覆蓋面和影響力。自2012年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更名,到2014年成立中國文化館協會,再到2020年文化和旅游部服務發展中心新的職能定位,作為我國文化館行業龍頭,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和中國文化館協會補齊行業體系空白,發揮引領作用、集結業界力量,統籌國家、省、市、縣、鄉、村六級公共文化服務網絡,統籌實施全民藝術普及,將優質的資源和便捷服務進一步向鄉鎮基層輸送和延伸。

        從國家戰略層面,可以找到文化館發展新方向。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這是新時代對公共文化服務供給提出的新目標。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在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水平相關內容中,特別提出推動公共文化數字化建設,這是中央全會提出的明確要求。“十四五”時期,文化建設擺上更突出位置,這是國家規劃愿景給出的新高度。

        諸多維度交織,全民、普及、公益性、文化傳承和數字化等關鍵詞頻頻出現,文化館呈現新畫像。新時期,文化館必將迎來新發展。

        文化館如何轉變做法?

        謀定而后動,萬事皆有法。由疫情沖擊之下陣地服務轉型,到豐富多彩的線上產品服務,群眾對文化館的認識發生不小變化,業界思考也隨之不斷深入,大家普遍感受到:轉變思路的時機已到來。

        公共文化服務要聚人氣,強化普惠性、全民性,做到哪兒人多到哪兒去,吸引更廣大人民走進公共文化場所,享受文化建設發展成果。

        2020年三四月間,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和中國文化館協會在國家公共文化云上推出“文化館事業發展的思考和討論”,截至當年6月20日,11場講座和互動交流的網上專題主頁瀏覽量累計達652多萬人次,總點播數308萬,總點贊量79萬次,單場講座最高在線人數27萬。而對照全國文化館(站)18.5萬的從業總人數,這組數據在相當程度上說明了文化館事業發展的受關注程度。隨后,國家公共文化云升級改版,從服務文化館行業向針對廣大基層群眾開展全民藝術普及方向上轉型;云上全民藝術普及U課征集項目推出,匯集全國各級文化館線上直錄播藝術課程;首屆全國公共和旅游產品云上采購大會開幕,搭建永不落幕的云上文采會平臺;“鄉村網紅”培育計劃啟動,帶動文化館服務業態創新;文化館發展研究院、鄉村公共服務研究院等機構相繼成立,建立建全文化館研究與決策的頂層設計。

        全國公共文化發展中心主任、中國文化館協會理事長白雪華:打出這套組合拳,是向全社會發出文化館行業面向“十四五”深化改革、竭力創新的明確信號。以“全民藝術普及和優秀傳統文化保護與傳承”為己任,著力樹立文化館行業形象;以“互聯網+文化館”為抓手,全面推動文化館服務模式創新轉型;以供給側改革為引擎,促進優質產品和服務供需精準對接;以短視頻和網絡直播等新媒體手段,加強文化館服務傳播的滲透力和適用性。

        全力推進線上公共文化服務發展,提高適應性。最近,疫情出現多點散發的情況,公眾對線上服務的需求再一次激增。同時,線上服務應更加適應新要求,推動由單向供給到交互服務的格局轉變,實現線上“點單”。

        北京大學國家現代公共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國新:疫情防控期間,全國公共文化服務“線下關門、線上開花”,顯示了我國推動公共數字文化建設的成效。但與群眾需求相比,文化館的數字服務依然是短板,表現出來的最明顯問題是數字資源總量不足和適用性不好。要強化和完善數字服務,轉變觀念、提高認識最為關鍵。

        中國文化館協會副理事長王全吉:數字文化平臺是文化館吸引用戶的有效途徑,后續運營首先要注重文化館和公眾間的雙向互動,提高服務質量;其次要滿足社交需求,提高社群凝聚力;還要可持續發展,注重孵化優秀文藝團隊。

        重慶市大渡口區文化館館長鄭啟超:通過融合資源,優化供需,公共文化服務能實現單一陣地服務向“陣地+流動+數字化”服務轉變,從“要我服務”向“我要服務”轉變,從“單一供給”向“多元供給”“交互供給”轉變,進一步滿足百姓文化需求。

        線上、線下服務協同發展,形成優勢互補,引入社會化機制,共同提供高品質、多品種、精供給、優互動的產品和服務。

        北京師范大學國家公共文化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楊乘虎:文化服務更多依賴于陣地和場館,而線上更多扮演了宣傳窗口、信息推動和平臺窗口的角色,這不僅導致公共數字文化服務的單一性,還導致了線上服務與線下服務的割裂感。由此,需要推動公共文化服務在線和在地融合發展,處理好技術賦能、文化賦能和價值賦能的關系,讓線上、線下兩個不同服務方式、不同服務空間協同,共同創造出新的機制,打造文化館新的服務形象。

        線下服務要更加場景化、富有體驗性,凸顯互動性,一方面推動服務對象向服務提供者或志愿者身份轉變,一方面融入吃、住、行、游、購、娛的文旅生活鏈,充分利用自有及周邊實體文化旅游設施,拓展打造集文化旅游體驗、休閑、娛樂、社交于一體的文化服務綜合體。

        華東師范大學信息管理系教授金武剛:文化館不僅應是文化提供者,還要與百姓生活共生共融,同時做好文化引領,凸顯陣地作用,這樣或能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院長范周:構建內容多元、專業的公共文化服務綜合體,不是對文化館的功能做簡單的加法,而是要在空間復合的基礎上,追求內容豐富多元,服務效能有效提升,從而實現功能多、效率高、質量佳的結合。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學院研究員畢緒龍:在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公共文化服務、文化館與旅游融合,又一次被提上重要議事日程。現階段,正需文化館人主動對接、大膽創新、探索路徑。一方面要開拓文化館(站)設施的旅游服務功能,另一方面要著力推進藝術普及創新和旅游的融合,再者要促進文化館與旅游融合發展的政策創新。

        哪些新探索、新實踐、新經驗值得借鑒?

        面向“十四五”,文化館全行業創新實踐的步伐一直在加快,各地結合實際,在服務城鄉一體化進程、社會化發展、數字化建設,乃至促進文化消費等方面,探索前行,進展明顯。這些卓有成效的努力不僅是“十三五”公共文化發展的縮影,也是“十四五”公共文化發展的燃料。

        2020年12月,“首屆全國公共文化和旅游產品云上采購大會交流展示活動”在廣東東莞舉行,一場題為“面向‘十四五’:文化館行業的創新發展”主題論壇和范例分享,讓人們對文化館的新探索、新實踐、新經驗窺見一斑。

        將公共文化服務發展與鄉村文化治理有機結合,積極融入鄉村振興大局,以文化館服務助力文化育民、文化興民。如河南省垌頭村成立村級“文化合作社”,由各類“文化合作社”管理、使用各類公共文化設施。河南省垌頭村將公共文化服務發展與鄉村文化治理有機結合,彰顯了文化引領風尚、教育人民、服務發展的功能。該村從2008年以來累計投入6300多萬元,興建了文化服務中心、文化大禮堂、鄉村大舞臺、大劇院等各類公共文化服務設施,從學唱愛國歌曲入手,充分開展群眾性基層文化活動,堅持以文化活動團結群眾、凝聚人心,成立了村級“文化合作社”,由各類“文化合作社”管理、使用各類公共文化設施,實現服務效能最大化。文化建設不但滿足了群眾各類文化需求和美好生活需要,也為村里各項事業高質量發展積蓄了力量。

        提升對年輕群體的吸引力,以年輕人歡迎的方式,辦年輕人喜歡的活動,吸引年輕人參與互動,引導年輕人投身公共文化服務,如深圳市文化館打造“深圳青年文化服務聯盟”。讓年輕人走進文化館,一直被行業視為攻堅克難的目標。深圳市各級文化館準確把握城市特質,圍繞年輕人和都市白領展開服務,通過“潮流藝術沙龍”“星空音樂會”“午間文化1小時”等一系列現代、時尚、有號召力的活動,有效吸引年輕群體參與。通過“文化館+志愿服務”等方式,引導青年人投身公共文化服務。目前,深圳市文化館正在打造“深圳青年文化服務聯盟”,為青年群體搭建多領域、廣覆蓋、多層次、多樣化的文化展示和筑夢交流平臺,壯大青年文化事業。

        推進文化館總分館制,不僅強總館、辦分館,還要形成“制”,注重“質”,形成一體化服務。如重慶市大渡口區由單一陣地服務向“陣地+流動+數字化”服務轉變。據統計,全國已有96%的縣建立了文化館總分館制,從形式上可以說基本覆蓋,但要真正形成“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十四五”時期,總分館制作為一體化發展重要路徑,仍是公共文化服務領域的重點改革任務。作為總分館制先行區和示范點,重慶市大渡口區的建設亮點頻出。在發展過程中,大渡口區理順管理運行機制,強化總館的統籌和引領作用,有效解決了過去區文化館和鎮街綜合文化服務中心各自為政,資源不能共享、不能調配的問題,將文化“孤島”現象轉化為文化“廣島”;發揮了帶動功能,總館工作人員派駐分館擔任業務副館長,下沉基層現場,強化管理和指導;優化了服務方式,由單一陣地服務向“陣地+流動+數字化”服務轉變,從“要我服務”向“我要服務”轉變,從“單一供給”向“多元供給”“交互供給”轉變,進一步滿足了老百姓的文化需求;提升了服務效能,隨著公共文化資源向“整合、一體”轉變,服務范疇隨之向“對象廣泛、人員層面豐富”改變;擴大了開放融合,憑借“文化館總分館制”的創建經驗、成果和影響,擴大了對外合作,全國來訪參觀交流者絡繹不絕,增強了文化館行業影響力、存在感。

        做精做好數字化,先轉變思維,開放融合,再轉型發展,共謀大局。如東莞文化館開設“南方+東莞云上文化館”,形成專業融媒體與優質文化資源強強聯手局面。疫情發生后,文化館很多業務被迫停止,有幾個問題擺在面前:群眾不能在場,服務如何在線?數字資源展播外,文化館數字服務還有哪些?邁入新時期,如何調動整個文化館的高效運轉?就此,東莞文化館做了大量探索實踐。2020年,該館聯合廣東權威媒體開設了“南方+東莞云上文化館”,形成專業融媒體與優質文化資源強強聯手的局面,將文化館品牌活動服務進行適于現代傳播環境的包裝,將互聯網服務與文化業務密切結合,引發關注和參與人次指數級的增長。此外,該館搭建東莞公共文化服務社會主體“研究+學習+交流+實踐”的平臺,提供業務培訓、場地設施、推廣平臺、實踐項目、交流空間五大服務,通過定制成長方案孵化培育優質的社會服務主體,從而主動培養和規范文化類社會組織,有序參與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

        記者手記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指明了“十四五”時期我國總體的發展戰略,《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這對公共文化事業意味著什么?對文化館事業意味著什么?對相關行業意味著什么?

        時代在發展,要求在提高。找準定位,優先解決關鍵性問題,是發展重中之重。

        歷經幾番環境變化和考驗,機遇與挑戰總是并存。公共文化服務方式的迭代正是建立在對需求的準確把握和迅速反應之上,由此看來,文化館行業在新時期的發展離不開觀念革新,離不開創新實踐,更離不開路徑探索。

        邁入“十四五”,文化館行業尤需審時度勢,站在提高社會文明程度的角度謀發展。文化館不應只作為文化設施而存在,更應作為提升全民文化素養的節點而發力;要讓向內發掘和向外探索相結合,強化自身機能,充分發揮資源整合的優勢,聯動各個行業,形成生態系統,真正融入群眾文化生活,轉變為不可或缺的精神養料池;要讓資源建設、呈現方式、業務流程能夠匹配不同場景,實現陣地服務和數字服務雙輪驅動、兩翼齊飛,轉變為重要的精神生活導航儀;要讓專業性和開放性同步提升,轉變為社會力量發動引擎和孵化基地,最終實現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共同干好文化服務的事。

        來源:中國文化報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